联系我们 - 广告服务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会员风采

离婚纠纷中的妇女支援服务

来源:广州市和悦社会工作服务中心 黄佩仪 时间:2020-07-08 20:32:33
导读:女人在离婚过程中,就已有千丝万缕的故事与情绪,更何况加上“纠纷”二字,当中的纠葛会带来多少委屈、愤怒、悔恨、压力,以及不知明日何往的不安。

一、离婚纠纷中的女人

女人在离婚过程中,就已有千丝万缕的故事与情绪,更何况加上“纠纷”二字,当中的纠葛会带来多少委屈、愤怒、悔恨、压力,以及不知明日何往的不安……

心理上的需求

Ø 说好的“白头到老”,何以变成“不堪回首”

今年五月,笔者有幸参与唯品会公益“唯爱妈妈热线”项目的服务设计与管理工作,从中直接、间接的接触了上千位单亲妈妈。根据热线服务的数据分析,寻求心理咨询服务的单亲妈妈当中有30%是因“个人心理压力”而来,个人心理压力的类别当中,“抑郁情绪”和确诊“抑郁症”的情况占比高达60%。

在婚姻关系的解除过程中,出现利益纠葛的妇女,不仅“哀怨绵长”,亦会常常“火气冲天”,甚至有妇女忍不住爆出一句“他怎么不去死”。结婚时以为公主与王子牵着手走进婚姻殿堂,从此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,结婚时彼此许诺,此情不渝,而后在生活中跌跌撞撞,人性与关系中“恶”的“丑”的一面越来越凸显,直至关系崩塌。说好的“白头到老”,变成了忍不住破口大骂的“不堪回首”,变成了夜深人静时泪流满面的心头恨。

“渣男”的愤怒,对婚姻破裂的哀伤,对“自己怎么嫁了个渣男”的委屈和悔恨,种种情绪如万千支流,终究汇聚到一个叫“怀疑自我价值”的大海——从失败的婚姻到失败的一生,再到“失败的我”。不堪回首的不仅是这段婚姻,更是“我自己”。

Ø 我要如何向孩子解释

“老师,我能不能跟孩子说,他爸爸死了?反正他也没来见过孩子一面。”单亲妈妈如此问心理咨询师。

好聚好散的离婚夫妇,还可以梳理好离婚关系与亲子关系,俗话说“做不成好夫妻依然可以做好父母”。这是比较理性的离婚状态。然而,在单亲妈妈群体中,实在不乏“头破血流”的离婚故事,先生长期不回家、婚外情、家暴行为等等故事所带来的,常常是女性面对孩子时的无助与不安:我究竟如何向孩子解释?

如何理性的向孩子诉说清楚父母的关系变动、父亲的去向、父亲为何无法相见,以及未来如何教导孩子以何种态度和视角看待“父亲”角色,都是离婚纠纷中的妈妈们,需要学习的一课。愿意向咨询师和社工提问的妇女,说明她们虽然心中愤懑,但究竟有在认真思考这件事,愿意思考、愿意求助,便是咨询师和社工介入的好时机。

Ø 我能靠自己吗?

笔者在今年11月主导佛山市某个区域的有关“90后婚姻生活情况”的课题调研,调研发现,大部分90后青年夫妇家庭中,主要负责孩子照顾和教育的,依然是女性。幼儿园家长群里的妈妈和爸爸比例悬殊,早教机构、课外兴趣班教室的门口,总是坐着一群妈妈在等候,而鲜少有爸爸的身影。

性别平等与分工并非此文要讨论的议题,只是性别分工的倾斜,很容易帮助我们想象,一个离婚后的女性,需要承担多少家庭责任。曾经两个人撑起的家,如今“我要自己撑”。女人当家久矣,固然知道柴米有多贵,经济上、情感上、孩子的照顾与养育……“从今以后,我都只能靠自己了,我可以吗?”

离婚中,除了种种现实事件的处理,女性还将面对更深重的一关:我能否对自己有信心?

法律上:抚养权、抚养费、离婚诉讼程序……

抚养权、抚养费、离婚诉讼程序咨询,是“唯爱妈妈热线”项目法律专家最常经历的三大问题。

我们一介凡夫,对“法律”这座图书馆,真是有事才会登三宝殿的。岁月静好时,没人想要去了解一下离婚诉讼程序,最好此生悠悠,永远都不需要去了解。所以,到了关系纠纷时,平凡的我们,焦虑的女人,迫不得已要面对这些所谓“现实问题”了——“我怎样可以争取孩子的抚养权”、“前夫离婚后就失踪,抚养费石沉大海怎么办”、“我要起诉离婚,怎么处理”……

离婚纠纷中的妇女,在法律方面的咨询和援助诉求,对社工提出的功课便是“资源”。社工不是律师,无法直接提供法律服务,而要思考的是可以去哪里为妇女链接到相应的资源。

经济上:我该如何活下去?

上文提到,女性离婚时从两个人一个家变成“从今以后靠自己”的自信心需要建设,除此之外,单亲妈妈如何带着孩子保证生存,甚至“体面”的活下去,是更实际的“经济”需求。对于离婚前做全职太太、全职妈妈的女性,离婚后她们要面对的生存挑战就更巨大。笔者曾向250位单亲妈妈做了一项简单调查,了解单亲妈妈希望在哪些方面参与学习,“职业发展规划与就业支援”课题位列票选的前三名。而在我们接触的不少单亲妈妈中,即便已有全职工作的妈妈,也会比普通女性更留意“兼职机会”。

所以,除了情绪支援、心理建设之外,社工不可忽略的还有离婚女性在经济收入上、就业上的需求评估。

二、社工服务评估的难与易

坚持系统视角看问题

笔者接触过不少在社工站,家庭领域服务的重心往往向“亲子服务”倾斜,而“婚姻关系服务”是很多年青社工不敢触碰的范畴。感情关系、婚姻问题复杂纠缠,该如何梳理如何评估都是难题,又谈何介入。

事实上,社工只需拿出最熟悉的两位老朋友: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和生态系统理论,对完成问题拆解、需求评估,已经是最踏实的保障。从需求层次理论的视角出发,离婚纠纷中的妇女,要面对的生存需求、安全需求、爱与归属感需求、自尊感需求、自我实现需求分别会是什么,会体现在哪些具体问题面向;从生态系统理论的视角出发,我们不仅要评估妇女自身的困难,妇女求助时的表征问题,更要能够透过现象,透过单一系统,按图索骥,同步评估与婚姻关系,与自我个人系统牵连的“其他系统”,又有何需求不可忽视。

事有轻重缓急

面对妇女千丝万缕的需求,社工又该如何选择介入顺序?无非保持头脑清醒,根据“轻重缓急”安排介入工作的先后。

无论哪个服务对象、何种求助问题,终究“保命为先”。离婚纠纷中的妇女,有没有严重的危机?包括心理危机与经济危机。心理上,妇女的焦虑、抑郁情绪表现如何,只是谈起往事会流泪会生气,一时难受、总体冷静,还是已经出现伤害自己、伤害孩子的想法甚至具体计划和行动?社工亦不妨把DSM-5(美国精神医学学会《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》)放在手边,必要时查阅对照。若是后者,说明危机系数已很高,首要介入之事固然是“舒缓和解除危机,保障生命安全”。经济上,告别丈夫后的妇女,会否毫无收入来源,坐吃山空?必要的生活用品、家庭开支,是否有其他支持网络可为妇女提供,若真是“要什么没什么”,社工又可以通过哪些网络帮助妇女获得经济上的救援。

危机之后,权益争取、权益保护,往往是妇女更急迫的问题,虽然法律问题的处理历程总会附带心理压力,但社工不能埋头于“心理疏导”,而忽略“源头问题”。妇女需要何种法律支持,问题咨询抑或法律援助?社工可为妇女了解和链接相关资源,也可陪同妇女实地进行法律问题的处理。陪同的过程也是同步建立和加深关系、提供心理疏导的过程。

三、增能赋权,陪伴妇女走出婚姻,走进自主生活

除了处理危机事件、链接资源提供救助,社工还能为妇女做些什么?危机和紧迫事件解决之后,更长远的生活才铺开画卷。

香港资深社工区雪莲在《充权在妇女小组工作中的体现》一文中讲到:“在一个以妇女为本位的婚姻关系辅导小组中,我认为工作员必须关怀的,是如何协助受婚姻问题困扰的妇女找到她自己最想要的出路,及掌握她自己最想学、而且对她来说是有效的沟通技巧,而非提供一套与个体差异不能相容的所谓标准夫妻相处之道。”笔者认为,区雪莲前辈给我们很好提醒:社工的核心作用并非建议妇女该去过什么生活,而是引导妇女找寻甚至创造自己想要的出路和生活。这才是回应离婚妇女“失败的婚姻失败的我”、“我能否对自己有信心”、“将来如何靠自己”等等现实问题的核心答案。

社工无论采用个案、小组还是社区为工作手法,在为妇女“增能赋权”,陪伴妇女走进“自主生活”的历程上,很多介入技巧均可通用。走进自主生活的关键基础在于,妇女如何超越“妻子”、“母亲”的传统角色,拓展自己的生命空间。每一个妇女一生中都会承担不同的身份角色,“妻子”和“母亲”只是其中两个。社工如何引导和陪伴一个经历完千疮百孔婚姻纠葛的妇女,学习关顾自己,活出自我生命价值,便是支持了妇女建立“我可以靠自己”的信心与能力。

笔者在过往个案辅导与妇女小组工作中,多次使用“五分钟正念呼吸练习”这一安排,很多妇女在短短五分钟的呼吸练习中,感动不已,甚至泪光闪烁,有妇女说:这一生都未曾如此照看过自己;有妈妈说:每天从睁眼打仗打到闭眼,这五分钟才是我自己的。仅仅一个简单的呼吸练习,是很好的“开启”,按下了妇女们尘封已久的开关——“我也是一个独立的个体”、“我也需要照顾我自己的需求”。

“我此生走过的路”或“我的生命角色”也是在小组或团体活动中可以使用的方法。社工邀请每个妇女写下自己此生承担过或经历过的十个身份角色在A4纸上,将A4纸放在地板,铺成“我的生命之路”,再邀请一位姐妹与“主角”妇女牵着手,走过这条路,逐步介绍每个角色的定义与故事。在这过程里,妇女看到自己不仅仅是妻子和母亲,而且还是父母疼爱的女儿、好友牵挂的姐妹、公司的优秀员工……妇女看到自己的生命剧本可以如此丰厚,生命空间得以拓展。同路人相伴,走过一段回忆,更让妇女看到,除了丈夫之外,我还可以有什么资源和网络,我并不是“非他不可”。

四、年青社工也有可为之事

中国社工行业发展不过十年时间,社工人员普遍年青,是正常不过。廿岁出头的社工,要去面对家事纠纷、婚姻纠葛,固然不易,但也不必妄自菲薄,失去信心。笔者24岁开始正式踏入社工行业,当时也不过毛头姑娘一个,回家跟父母说自己在做儿童服务,被父母开玩笑:“你连孩子都没抱过一下,还教人家养孩子呢?”就是凭借心中热情,对生命的悲悯和同理,以及一个保持逻辑清醒的大脑,几年儿童服务下来,得到了儿童、家长的许多信任和认可。

从事家庭服务的社工,也大可不必“谈婚姻色变”。婚姻问题复杂,处于离婚纠纷中的妇女,固然有太多剪不断理还乱的困境,但社工要相信,再复杂的问题当中,终究是一个跳动的生命,一个想活下去、活得更好的生命。我们如何帮助妇女走出困境纠葛,找回自己的力量与自主性,为自己建设“靠自己也能很美丽”的生活,便是对妇女踏踏实实的帮助,不一定强迫自己去提供自己不擅长不确定的“建议”。

社工还可多留意在婚姻家事服务中,个人价值观可能遭遇的冲突。面对一个陷入“渣男控诉”状态的妇女,社工应坚守对妇女也好,对妇女口中的相关人士也好,non-judgmental(非评判)的原则。妇女需要宣泄,社工需要尽量客观看待每个人,从“可恨”之中看到人性的“可怜”之处,方才有服务的入口与出路。

总的来说,社工一方面要相信自己总有可为之事,另一方面可多提醒自己,妇女的眼泪与愤怒背后究竟需要什么,事情之轻重缓急如何区分排序。无论采用三大手法的哪一种来工作,坚持“增能赋权”,引导和陪伴妇女建设自我价值、拓展自我生命空间,是社工能够为妇女做的有意义有价值的服务。

附注:

唯爱妈妈热线:400 038 8888,是国内首条专注为妈妈们提供法律与心理咨询服务的免费热线,由唯品会公益“唯爱•妈妈+幸福赋能计划”推出,由广州市心灵之旅心理研究与发展中心提供服务运营。热线由经验丰富的专业的法律与心理专家坐镇,以专业、便捷、高效、精准的方式切实满足全国各地妈妈最为迫切的法律、心理服务需求,帮助妈妈们重拾自信和能力积极面对人生。开展妇女及家庭服务的社工,若需心理咨询师和律师给予业务专业指导,亦可拨打“唯爱妈妈热线”,热线可为社工免费提供电话督导服务。

网友评论:

相关回复
加载中...
发表回复
Copyright © 中国社会工作联合会心理健康工作委员会 版权所有
Powered by 北京心境阳光心理咨询服务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XJYG
Top